黄瓜视频深夜纵自己

草莓污成视频人app下载无限观看

夏皇后此时间连动手指头的力气都没有了,闻言还是鼓起全身的力气,将头转到了一旁,仔细打量这小东西,半晌才皱着眉头缓缓道,

“这小子不……不甚好看呀!”

朱厚照这时才想起打量儿子,看了半晌也点头道,

“好似……真不是很好看……”

想了想安慰妻子道,

“生都生了,养着吧!”

辛苦生下来的,总不能扔了不是?

夏皇后嗯了一声,便缓缓闭上了眼,看得朱厚照吓了一大跳,忙召太医,

“太医快过来瞧瞧!”

太医过来把了脉禀道,

“陛下,娘娘只是体力透支过度,昏睡过去了!”

朱厚照闻言放下了心来,这才抱着儿子起身,缓缓往外头走去,外头张太后领着四妃忙迎了上来,张太后看着儿子怀里的小孙子,立时喜得嘴都合不拢了,想伸手去抱,儿子却是紧紧抱在怀里不肯放手。

夏日小院儿里的小妹妹

朱厚照这厢目不斜视,抱着儿子缓步走到太素殿门前,所到之处宫人无不跪拜,高阶之下人人匍匐在地,宫里宫外传来山呼之声,

“恭喜吾皇!贺喜吾皇!万岁万岁万万岁……万岁万岁万万岁……”

此时日正当午,头顶太阳君临天下,睥睨万物,骄阳之下朱厚照低头看了看怀里哇哇大哭的儿子,此生头一回心里生出沉甸甸的责任感来,只觉着怀里的儿子似有千钧重一般,

这小东西是小妹拼了命生下来的,是她与我孩子,以后我大庆江山的继承人,万里江山,兆亿百姓的主人!

朕必要好好教养,让他文治武功,让他名垂青史,让他做一代明君!

只……要让自己的儿子做明君,他这做老子也不能太差了总不能扔一副烂摊子给他,先要自己做个好皇帝才成!

朱厚照亲了亲儿子粉嫩柔软的小脸儿暗暗道,

“这江山……父皇必要好好的交给你……”

中宫产下皇子,消息传出,是朝野上下一派欢欣鼓舞,先帝因着身子骨孱弱,又独宠张太后一个,前后也曾生下二子一女,却只得今上一个,安安稳稳的长大,而今上登基不久便有中宫所出的嫡长子降生,这乃是江山有望,社稷有后,祖宗基业稳固之像,如何不让人欢喜!

这可是又长又嫡的皇子,地位尊崇无比啊!

又更令内阁诸位阁老欣慰的是,初为人父的今上,竟也似一夜之间长大不少般,收敛了往里的散漫懈怠,前朝勤于政事,后宫之中修身养性,变得成熟稳重越发有明君之像了!

而初为人父与人母的皇帝与皇后二人,经过私下里一番商议,他们二人竟是不顾宫里多年来的规矩,却是要亲自养育儿子。

待得夏皇后身子恢复了些,就事事亲力亲为,亲自为儿子哺乳,陛下则是一自前头下朝回来,便亲自伺候儿子拉撒,竟是样样不假宫人之手。

这二人也是自小没有伺候过人的,初时确是手忙脚乱,闹出不少傻事来,只待到儿子满了一月后,二人养起儿子来,也是有模有样不需旁人帮忙了!

夏皇后出了月子,人比以前胖了一圈,端的是面如满月,心宽体胖,皮肤也是养的白里透红,水水润润了,她坐在镜前一面让青砚散了头发,一面问抱着儿子走来走去哄瞌睡的皇帝陛下,

“这皇儿都出生一个月了,陛下这名字倒是想好了没有呀?”

朱厚照闻言笑道,

“倒是想了几个,只一直未曾定下来……”

说着低头亲了亲儿子的小脸,

“这小子生下来时多丑,如今长开了倒是越瞧越好看了!”

他怀里的儿子似是听懂了他话一般,先是张开粉嫩无牙的小嘴儿打了一个呵欠,小手蜷成一团在腮边蹭了蹭,冲他扯了扯嘴角,露出一丝满意的微笑,便沉沉的睡去了。

这小模样,看的朱厚照爱得不行,忍不住低头亲了亲儿子嫩嫩的小脸,只没想到这一下子,却是不慎触到了儿子那根横筋,

“哇……哇哇哇……”

正要入睡却被弄醒的坏脾气奶娃娃立时张开嘴儿大哭起来,那声音响彻殿宇,颇有冲天而起要闹得整个京师民众都不得安宁的架势!

朱厚照慌了手脚,忙嘴里喃喃哄着,手也小心的轻拍,却是怎么哄都不管用,夏皇后没好气起身接过来,瞪他一眼道,

“陛下又不是知道,这小祖宗要睡时最惹不得,这下子好了,又要哄许久了!”

说着接了过来,见儿子一挨着自己,那小脑袋便在怀里钻来钻去,

“哦……哦……这是饿了呢……”

却是坐下来撩了衣裳喂儿子,朱厚照讪笑着坐在一旁看着儿子占了自己的福利,不由是又羡又妒,坐在旁边干看着,

“咕咚……”

竟是不由自主的咽了下口水,引来夏皇后一记奇怪的目光,

“哈哈……”

朱厚照有些赧然的笑了笑,夏皇后给了他一个白眼,

“说是取了几个名字,你倒说说哪一个好呀?”

“哦……这个啊……”

皇帝陛下的目光恋恋不舍,从那又大又白又圆上收了回来,想了想道,

“太祖爷早就给子孙排好了字,又定了规矩要依着火土金水木相生之序来取,我们这一支是高瞻祁见佑,厚载翊常由,慈和怡伯仲,简靖迪先猷,朕这一辈乃是厚,皇儿便是载,我乃是火,皇儿这里便是土了……”

夏皇后便问,

“那即是太祖爷把规矩都定了,你岂选一个就是了……”

朱厚照想了想应道,

“不如叫个垚吧……朱载垚,你觉得如何?”

夏皇后想了想不知是哪一个“垚”,朱厚照便应道,

“垚者尧也,指山高巍峨,直拔云霄之意!”

夏皇后闻言点头道,

“倒是好名字!”

第二日皇帝便颁下圣旨,为嫡长子取名朱载垚,皇帝对皇后倒是只言那山高巍峨之意,百官却是知晓那垚同尧,尧者上古圣明无过之君王也,可见皇帝对嫡长子期许之深。

果然没隔了两日,皇帝又颁下立嫡长子朱载垚为太子的诏书,早早便确立了东宫之位,下头虽也有官员担心太子殿下年纪幼小,太早正位东宫,恐中途生夭,于国不利,但这都是私底下嘀咕,却是没一个不长眼敢上书提醒皇帝的!

总归不管外人如何议论,太子殿下如今已是一跃成为皇宫之中冉冉升起的新星,势头之猛颇有将他老子踩在脚下之感,太子殿下许是继承了帝后二人的急躁脾气,又因着自家母后身子健康,娘肥儿壮的结果便是太子殿下身子骨强壮,那小身板儿里蕴含了无比的能量,小喉咙可是不盖的,只要嚎起来能震得宫殿的琉璃瓦都要索索洒下灰来!

偏帝后二人爱儿子到了心坎儿里,一手一脚全要自己亲力亲为,儿子那暴躁的小脾气那是全盘的受着,待到韩绮得准进宫见皇后娘娘时,早已养回了身子的夏皇后对她抱怨道,

“我以前以为怀胎十月已是最辛苦的了,却没想到生了他下来,才知晓这辛苦的还在后头,有时候真恨不能将他再给塞回去!”

说着掰着手指头数给韩绮听,

“他是睡也哭,吃也哭,尿也哭,没见着他父皇要哭,没见着我也要哭……”

总归睡着时可爱的跟仙童似的,醒着便是个能翻天覆地的小魔王!

韩绮听了只是笑,

“我们家小五小时也是个这般脾气,但有不顺心便要哭嚎许久,待得大些便好了!”

夏皇后笑道,

“你虽成了亲却未有生育,怎得倒比我还懂?”

韩绮便笑应道,

“家里姨娘生小五时我已是有些懂事了,又那时姨娘生小五亏了身子,平日里多是大姐姐和二姐姐还有我帮着带她,因而还是知晓一些的!”

夏皇后闻言笑道,

“未出阁时我便羡慕你们家姐妹们相亲相爱,看来也是自小教得好的缘故……”

韩绮笑着点头,

“确是因着姐妹们自小在一块儿,感情便好很多!”

说起来这也是母亲与姨娘都是心中坦荡之人,从不互相猜忌,便少了那些大户人家,后宅里的龌龊事儿,因而才让她们姐妹能在自在一块儿相处,到了如今即便各自嫁了人,却仍是情意不减。

夏皇后便笑道,

“你们家这法子用在宫里是不成的,不过我自己生的倒是能让他们时时在一块儿……”

韩绮便笑问,

“娘娘这才刚生了太子殿下没多久,便想着再生了么?”

夏皇后听了却是目泛柔光,

“你可是不知晓,我生垚儿时确是差点儿死了……只现下他一天天长大,看着每夜里他哭闹不休时,陛下抱着他耐心轻哄时的样子,我便觉着再为陛下生上十个八个都是心甘情愿的!”

韩绮闻言也是很有些惊诧,

“陛下竟真是亲自养育殿下么?”

外头都在传,可许多人都不信一国之君会给儿子把屎把尿,便是韩绮都不信的。

夏皇后笑着点头道,

“确是如此的,他每日还有早朝,可是夜里都是亲自哄垚儿,有好几回垚儿哭闹,他都是彻夜不休,待到哄得垚儿睡着了,都已是早朝了,他便换好衣裳直接过去,却是从未有一日耽误!”